未命名_meitu_1_meitu_1.jpg

鄭號锡拿著背包往大門口走

 

靠著柱子等待阿米

 

看著手錶上的時間

 

「她今天應該也沒什麼課才對 ... 诶 同學 」

 

「請問一下阿米還在樓上嗎?」

 

「阿米嗎?她早上午途中就離開學校了」

 

「有說為什麼嗎?」

 

「沒有呢」

 

「謝謝」

 

鄭號锡急忙的跑回家去

把所有角落巡過一遍

沒有發現她的身影

 

「是跑去哪了 ... 」

 

「還不接電話」

 

鄭號锡撥打著 數十通的通話

 

沒有一通是接起的

 

沒有任何休息

就跑出門在大街上尋找著妳

 

因為 妳和他

約定著每天只要放學就一起回家

他相信著

妳不會放他鴿子

 

除非 妳出事了

 

已經午夜十一點多

鄭號锡乾乾看著手錶

嘆著氣走向家門

 

前方兩人的黑影

其中一人 是已經醉倒的阿米

 

「阿米!!」

 

「你是?」「你是?」

 

「我是她的室友」

 

「我是音樂系大二生」

 

「.... 阿米她」

 

「阿米她上午跑出去 被我發現 卻盧著要去喝酒 就變這樣了」

 

「...謝謝學長,接下來就由我照顧吧」

 

「恩,請好好照顧她 她清醒後請她打電話給我」

 

「好的」

 

鄭號锡打橫抱起妳

輕輕的將妳放置床上

早已醉得不省人事的妳 嘴上喃喃自語著

 

說著鄭號锡不清楚的話

 

「什麼事,讓妳喝成這樣 .... 」

 

「剛剛那男的 又是什麼時候認識的 ... 」

 

「好好睡吧 ... 晚安」

 

妳的手不由自主的拉著身邊的他

喊著不要走

 

鄭號锡笑著搖搖頭 

這女孩 總是傻的可愛

 

他躺上妳的床 

妳的頭靠在他的懷裡

手有一下沒一下的拍打著妳的背

 

睡意漸漸侵襲著鄭號锡

慢慢的 眼皮沉重的闔上

和妳 一起進入夢鄉

 

「...哈 ...嗯 ...頭好痛 ..」

 

妳揉了揉睡眼

一個放大幾倍的臉龐映入眼裡

嚇得驚呼一聲

 

「鄭號锡!你怎麼在我床上!你起來!」

 

「恩 .... 好吵」

 

「給我起來!!」

 

「阿米 妳醒啦 ... 有沒有哪裡不舒服」

 

「出去!」

 

「.....妳昨天喝醉了,拉著我不放 我才在這裡的」

 

妳回想著昨天看到的畫面

心頭又悶痛起來

 

認真的 看著鄭號锡

 

「有女朋友的話,就保持距離吧 我可不想被當成小三 出去吧」

 

「女...女朋友」

 

「對!!」

 

「什麼女朋友,我可是清白的呀」

 

「那 .... 」

 

鄭號锡好笑的看著眼前的傻女孩

輕嘆一口氣 訴著昨天的情景

 

「號锡,我是阿米的朋友!.... 那個 」

 

「要跟我告白是吧,對不起哦 妳的心意 我心領了」

 

「......诶」

 

「做為賠罪,讓妳看看我的舞蹈吧」

 

妳尷尬笑著

原來 是妳沒弄清事實

糊里糊塗的跑去灌酒

 

「對了,昨天跟妳一起回來的學長 ... 」

 

「哦!他叫閔玧其 剛認識不久 是音樂系的學長」

 

鄭號锡沒有回應 只是點點頭的就離開房間

 

妳看著手機 未接來電(104) 簡訊(32) ... 室友鄭號锡

 

妳淺淺一笑 心頭是暖的 

原來 昨天 他還這麼著急的找我嗎。

 

「號锡阿!今天陪我去圖書館!」

 

妳喊著 拿起換洗衣物就去了浴室

整理後 和鄭號锡就往圖書館出發

 

「怎麼突然要去圖書館」

 

「哦,老師教我們查資料囉」

 

口袋中的手機響起鈴聲

是閔玧其來電

「喂 學長」

 

「我沒事了 謝謝關心」

 

「好的 再見」

 

「又是學長嗎 ... 」

 

「是呀」

 

鄭號锡癟著嘴 像個鬧脾氣的孩子

腳上踢著石子 看起來 更加幼稚。

 

------------------

 

어쩌면 어쩌다 말하지 못한

也許也有說不出口的時候

감춰놓은 비밀이 있어

那些藏在心裡的的秘密
어디서 어떻게 시작된 건지

是從哪裡又是怎麼開始的呢
기억 못해도 너를 향해있어
即使想不太起來 我的心也依然向著你
너도 나와 같은 생각을 하고 있는지

你也和我一樣有著相同的想法嗎
그게 제일 궁금해 지금도 난
現在依然是我最好奇的事

 

[譯:雞蛋丫 ]

雞蛋的泡菜驛站~

雞蛋的泡菜驛站~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一隻追星的지,挖系蘿蔔教徒

朴智旻身邊的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