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111157_275648442895893_784947457_o.jpg

 

 

  這個世界要把你改變成全新的你,充滿死亡的味道。任何新的事物沒有死亡都不會到來的。

——赫爾曼《德米安》

 

在年華中綻放的花,殊不知最容易凋零,

噓,不要出聲。

請 小 心 身 邊 的 人。

 

熟識的低喚在耳邊輕輕地響著,而後聲音漸逐漸消逝,詭譎的笑聲紛紛揚起,彷彿是在諷刺自己的懦弱般。

「是個連家人都救不了的殺人犯呢。」

 

外頭的陽光以艷陽高照,光線斜著窗戶透進了屋內,深深皺起眉頭、雙眸有些吃力地緩緩睜開。

 

刺鼻的腥臭味彌漫在不大的客廳裡,眼前的景象由模糊到清晰,或許是因為陽光照耀的關係,凌亂的客廳以及殘破的屍具更加的歷歷在目。

 

反胃的感覺湧上,捂著胸口,不斷的深呼吸,可昨晚的畫面不斷在腦海裡重複倒帶一次,恐懼的畫面深深的刻畫在心中,彷彿就像解不了的枷鎖一般,揮之不去。

 

冉冉舉起那那沾滿鮮血的雙手、眼看顫抖地更加厲害,撐起身子,抄起身旁的水瓶就開始往手上倒。

 

「為 .. 為什麼、啊———!」恐懼蔓延了全身,那已經半乾的血漬光靠這瓶水是洗不掉的,倚靠著牆壁吃力的往浴室裡走、開起蓮蓬頭任由水柱灑落在自己身上,努力的搓揉著手掌,恨不得拿把刀子就往手腕處砍下,洗不掉的血漬就像烙印上了痕跡、貼上標籤,讓眾人知曉自己就是個殺人犯。

 

額上不斷冒出薄珠、關起花灑,緩慢走到鏡前,紅腫的雙眼以及明顯的淚痕,看起來是多麼狼狽,是多麼可笑。

 

「怎麼辦、該怎麼辦」在拾起刀子的那一刻,就注定逃不出名為犯罪的牢籠。深呼吸吐氣做了數十遍,也克制不住內心的緊張。

 

請 小 心 身 邊 的 人。


「喂、喂 ... 朴智旻」

「怎麼了泰泰?」

「拜託了 .... 幫幫我」

 

朴智旻不解地皺眉,掛掉通話後,聳聳肩就開著車前往泰亨身處的地方。直到打開門後,那令人作嘔的景象讓朴智旻的心臟不禁漏了一拍「.....這是,怎麼了?」

 

「智旻 .. 啊」朝著聲音方向看去,那明顯比於平常還要消沉的模樣,讓朴智旻深深倒吸一口氣。

 

「泰亨啊。」伸手撫上他那乾裂的嘴唇,連臉頰上也沾染了點血漬,憔悴不堪地模樣讓朴智旻有些心疼。


不待朴智旻說完,就把從頭到尾發生的事情一字不漏地說給對方聽,甚至在回想畫面的時候,像是小孩子做惡夢般的瘋狂搖頭,朴智旻知道金泰亨肯定受到了創傷、現在連說個話都不清不楚,那以後該怎麼辦?

 

「我有個提議,你先暫停你的演藝生活,好讓自己修養個幾個月或一年,你這樣 ...」語音未落,金泰亨就堅定地搖著頭,叫他暫時退出演藝圈,大概會要了他的命。

 

「那你姊姊怎麼辦?」一句話戳中了重點,讓原本堅定否決的金泰亨頓時猶豫了,而且如果經紀人問起 .. 那又該如何回答?

 

「好好想想吧。」拍了拍金泰亨的肩膀,捲起袖子就幫他清理起身旁的雜物,但剩下的屍體也只能交給他自己解決。

 

畢竟朴智旻只是外人什麼也不能處理,況且也該給他好好的送家人一程。

儘管染上了一滴水漬,但水滴總會擴散開來、說不定,連未來都會玷污著這滴看似安逸的水滴,

束縛終生。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一隻追星的지,挖系蘿蔔教徒

朴智旻身邊的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